四库书小说网 > 修真武侠 > 道武仙侠录 > 第715章 小虫运剑开天地 赤凰护主铸剑魂(后)

第715章 小虫运剑开天地 赤凰护主铸剑魂(后)(1 / 1)

五行神雷与六绝阴雷水火不容般交击在一起,化作数道五光十色的粗大电弧,瞬间划破千里,竟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样子。

这个结果让南无乡心内一惊。六绝阴雷是五行神雷逆炼而成,只是五行神雷将心经与心包经修行的神雷一同归入火行,才在数量上叫得吃了些亏而已。

两者平分秋色本是正常的事,可六绝阴雷已经先破了他用无名尸火幻化的护身灵光,岂不是说金光剑上携带的六绝阴雷比自己修行的五行神雷还要厉害!

这让他倍加小心,口中紧念避雷诀,手臂猛挥之下,鹏皇画戟迎着穿透雷云而来的化血神雷一转,便带着化血神雷一起围着南无乡的身子化作一圈血光。跟着戟锋一挑,就再度穿透雷云,朝南娃原路返了回去。

南无乡更趁机将碎空一抖,五颗火球向上一闪,就同时喷出五道剑气长河,紧追雷霆斩出。

南娃也像南无乡第一次见识返雷之术时那样震惊。自被蝶皇吃进腹中,他就再未获得与南无乡有关的消息,还不知返雷法这种本事。

不甘心的朝金光剑一指,此剑上爆发出一片几十亩大的雷海,先迎头将化血神雷收进雷海之中,跟着又向前一卷的迎着剑光而去。

在一开始,剑气所至之处,所有雷霆退避三舍。

南娃见状一拍后脑,一只甲虫虚影被一道灵光包裹着一起没入雷海,随后雷海中即发出一股嗡鸣之音。原本四散的雷光竟同时向内一卷的化作颗颗雷球,再与剑光交锋时便丝毫不差了。

“哼哼!果然,你还没找到合适的鬼焰,甚至连剑术上进步也不大。凭这样的本事谈何对抗妖皇呢?不如就趁这次机会把身体的操纵权交给我,我自会完成你的心愿。”南娃说着又往雷云中打出一道法诀。

结果那道甲虫虚影再次从雷海中显化而出,身形不下百丈,仍被一团金光裹着,显得异常模糊。只将六足清清楚楚的露出来,对着雷海异常麻利的一阵乱捯,竟把整片雷海抟成一颗百丈直径的雷球。

“屎壳郎搓粪球么?”

南无乡反讽道。他自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听着南娃说话,同样趁机将碎空与画戟交相一碰,在一片金光中使出纯阳法身来。

可就在他觉得那颗雷球不足为虑时,这只金虫法相身上泛起无数符文,齐齐往两支前足上一涌。结果两足一合之下,竟将此雷球压缩到十丈大小,成了一颗充满神秘符文的雷球。这才对着他掷了出来。

这就让他大惊失色了。

经常使用造化功变化法身的关系,他深深知道身高变化十倍之时,自身的体积会变化千倍之多。而作为修行雷法的修士,更知道雷法压缩的越紧密,激发后的威力就越强的道理。

眼见这团雷球被压缩千倍,南无乡顿时息去硬接此雷的心思。手执碎空剑迎面一挥,同时对着雷球斩出五轮剑环,彻底封锁了此球直接攻击自己的可能性。还迈动蛟龙步,将身子向后移了百丈,准备视情况避其锋芒。

可出乎他预料的是,第一轮剑环与这颗雷球一碰就发出一声清脆异常的巨响,不受控制的向另一个方向崩开了。就好像剑环斩中的不是一团雷球,而是一颗坚硬无比的铁球。

而这颗恐怖雷球,自然在冲开剑环之后就再度向他滚来了。

大惊失色之下,南无乡只得朝剩下的四轮剑环一指。四轮剑环当空列做两行,同时喷出大股剑气。却不是对着雷球,而是对着南娃去的。

说起来,这是重阳剑诀的变式。重阳剑诀可以同时操纵九团重阳地火,他用同样的方法操纵五种神焰。这是一种取巧之道,威力远超重阳剑诀,又比直接操纵几种灵焰更省心神。

可实际上,作为专门操纵重阳地火的剑诀,在操纵另外几种灵焰的时候多少有些力不从心,想必正是这个原因,才会让剑环在雷球跟前失去控制。

不过,剑环虽然应付不了这颗雷球,却足以缠住南娃,使其无法分心。

正是有这个把握,南无乡才临时改变目标,以剑环牵制南娃,自己却再度运转碎空剑,迎着雷球而上了。

同样是五团灵焰一闪之后,他又猛然催动心脉。同样有一串符文自体内涌出,排布在碎空剑上。这正是他心脏上的那篇符文。

在此符文的加持下,五颗火球立即汇聚到剑上,在剑上合而为一了。碎空剑随即金光灿然,一挥之下就斩出一道十余丈长的剑光。

这一剑的威力出乎南无乡的预料,甚至在那些符文涌出体外之时,他心脏也为之一停,连忙猛提一股法力,才稳住精血海的震荡。

可让他惊喜的是,这道剑光竟在离开剑身之后,又随着剑光上的符文一闪,以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速度将附近的火灵之力吸纳一空,在斩中雷球之前再度暴涨十倍,足有百丈长短。

那雷球在此剑之下,立马在一声裂天之响中辟出几道电光。这些电光皆有丈许粗细,一瞬就闪出百里之远,互相交织成一片雷网。

雷球瞬间小了一圈,结果当空一弹之下,竟然也舒展成一道剑光,正是如意金光剑放大了几十倍的样子。

两道剑光在交锋中不断变小,除了交击处闪现出一团金光之外就再无任何异象。

但南无乡一看这团金光就暗叫一声不好,连迈双腿的向后躲开千丈之远。

这时剑光耗尽威能,那团金光不再增长的同时就开始向外散开。

远在千余丈外的南无乡,几乎被金光一闪就被掀得后退数步,不得不使出剑盾护体。这团金光散发的气息,正与他修行的纯阳罡劲一模一样,甚至还要精纯一些。要不是无人操纵,光凭剑盾还无法抵挡呢。

另一头,南娃同样要面对这道金光的轰击。只见他朝头顶上那团百丈大的金虫法相一点,此法相竟将一身金光收敛成一面带有甲虫图案的金色盾牌,挡在了他的身前。

金光向着这面盾牌一压,那副甲虫图案就像活过来了一般吱哇乱叫起来。只勉强抵挡了一个呼吸的时间,便寸寸碎裂成片片金箔般的存在。

但南娃并没有像南无乡那样后退,却趁机拿出两面令牌来,挥着令牌往身下的红色宫殿群一点。

只见宫殿上红光一闪,几乎大半的宫殿中都射出一根红色光柱。这些光柱上灵光泛起,竟在宫殿外面幻化成一个护罩。

金光将宫殿连带着附近的火山撼得晃了数晃,却丝毫奈何这道护罩不得。

南无乡这才知道上了南娃的当了。他故意把自己引到这里,在那片宫殿上与自己决战,在这些禁制相助的情况下,根本立于不败之地!

就在他犹豫还要不要继续与南娃争斗下去的时候,金光散尽,那层护罩也随即消失了。整片宫阙随之一暗,不仅光亮全消,还比先前淡上几分。

“难道宫阙的禁制已经耗尽了威能?”

正在他推算这种可能性时,南娃披着一层电网来到跟前。冷冷道:

“看见了么?这就是你我合二为一的前景,大有凭此斗败妖皇的可能。只要你愿意放弃主元神的地位,我就可以替你挑战他。”

“你这副肉身是蝶皇给自己准备的,不但继承了她三成修为,还拥有无边潜力。有此珠玉,怎么反过来对这副旧皮囊念念不舍了呢?”

南无乡平心静气,只是好奇的回了一句,却像戳了南娃肺管子一样。激得他头顶上的雷网颜色数变,每次变化都会辟出一道惊雷来。

南无乡没有料到这句话会惹恼南娃,好在他一直没有放下戒备,画戟一旋之下又把这几道雷光给返了过去。经历过方才的事情后,他不想再触发那种无法操纵的力量,故而不想用火球迎击。

“这就是你修成的新本事?”南娃用金光剑接了雷光,有些不服气的问。

现在他终于确定南无乡先前的返雷之举并非偶然,甚至自己也把这招学了个七七八八了。可气得是,此招谈不上多么精妙,却让他辛苦搜集的五种神雷没了用武之地。

这让他生出一种出师不利的感觉,可等他看一眼手中的并蒂金莲后,便又凶光一闪的重燃战意!

手臂一挥之间,这枝莲花便化作一口紫金色泽的宝剑。剑格如绽开的莲花,剑首却是未开的骨朵,剑刃自莲花中刺出。单是剑光一晃,就有阵阵热浪自剑身逼出。

“看来你斩破虚空,靠的就是这口剑的力量了。”

南无乡被这股热浪一逼,身上的五种灵焰竟全都跃跃欲试的扑出体外,不禁为之骇然。虽然上次看得不够仔细,但他还认得出,这正是蝶皇的佩剑!

虽然他已将那股开天之力的来源推算的差不多了,确定南娃无法重现那一剑,可光是想想此剑曾发挥这样的神威,还是在心里暗暗叫苦。

这一次,南娃没有答话,两人身上的火气节节攀升,战意随之高涨。最后以一团突然碰撞到一起的火光开始,两人同时挥剑,各自放出五团火球。

只是南无乡所用的五团火球颜色各异,分属五种不同灵焰,南娃所用的却一般无二,只是其自身的妖火而已。结果十团火球碰在一起的刹那,竟然是南娃的火球大发神威。

南无乡那头,除了一团劫烬业火未落下风,一团太阳真火被当场击散之外,剩下的三团火焰都只被对方的灵焰一扫便被吞没。不但一点儿用处也无,还让对方的灵焰威势大涨。

“哈哈哈!”南娃畅快的大笑着,一边驱使火焰追逐南无乡的身影,一边看他仓促的躲避火球的攻击,“这次轮到你的神通不好用了!”

“想打败自己,总归是麻烦的。”南无乡用蛟龙步让开几十丈后,用雷法将这些火球灭去了。

南娃的雷术强些,却奈何自己不得。自己的火术厉害些,同样被对方死死克制了。这让他想起第一次心魔发作的时候。

最新小说: 平俗十二记 从道兵开始修行 洪荒之我为佛母 大陵谪仙人 病娇妖神他总对我心怀不轨 夫人总想修仙搞事业 宗门卧底竟是自己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 一世山河录 女配芊芊修仙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