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强袭(1 / 1)

中午吃饭的时候,苏羽终于从其余队员口中得知了情况。

很简单:矿场争夺。

争夺的矿产,是‘青铁矿’。这种‘青铁’,就是锻造苏羽长刀的那种青铁,是锻造神兵利器最普通的材料之一。

但青铁却极其重要,几乎所有的‘低级神兵’,都要用到青铁。不管开挖多少青铁都不够用。

赵家庄和隔壁的石家村下方,刚好有一片青铁矿。但麻烦就在于:赵家庄附属周家,而隔壁的石家村却附属刘家。

结果不用说了。一个矿产、两方挖掘。冲突什么的自然就有了。只不过,过去矿产丰富,大家各挖各的,倒也相安无事;偶尔有冲突也很快平息。

但近些年来,矿石越来越少,越界情况就不可避免。

然而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:村民,是狡猾滴。大家半夜偷偷挪动界石的事情,早就屡见不鲜。

也就是说:所谓的越界挖矿,根本就是一笔糊涂账。

最后,上一波驻守这里的队长、老杨、杨百川叹了一口气:“其实这次事情,根本就不是越界的问题。

根本问题是因为容易挖掘的矿石越来越少,而周家、刘家两大家族又在不断扩张,对青铁的需求越来越多。冲突,是早晚的问题。只是没想到现在就爆发了。”

陈庆余点头,随后叹了一口气:“一来一回支援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抵达。大家都小心点。”

杨百川点头,却看向苏羽:“这个少年是谁?”

“来,我给你介绍下。”陈庆余脸上出现笑容,“苏羽,刚通过考核,16岁。昨天晚上独自一人斩杀一头熊罴,兵级·中期的。”

杨百川转头打量苏羽,脸上露出一点笑容:“了不起!”

苏羽来到的时候,可是凝聚了战甲的,杨百川自然是看的真切。只是没想到这个少年如此优秀。作为过来人太明白了,独自一个人猎杀一头兵级中期的熊罴有多难。

苏羽微微躬身,问候一声:见过杨队长。

杨百川对苏羽点点头,却与陈庆余讨论起来。

苏羽默默的听着,却也渐渐听明白了。其实不管杨百川还是陈庆余的意思都很明确:

大家只是门客,能做的事情尽量做了;做不了也不能强求。而拼命这东西,显然属于‘做不了’的范畴。

然而想法是好,实际情况却总是充满了变数。

晚饭才刚刚端上来,大家还没怎么吃,村长赵有福就呼啦啦的跑来,大呼小叫:

“杀人了!杀人了!那帮天杀的杀人了!”

“哗啦……”陈庆余和杨百川同时站了起来,杯盏碗盘等掀翻,饭菜饮水撒了一地。

平地卷起一阵风,两人已经冲了出去。

苏羽也很快冲出去,在村头找到杨百川和陈庆余的时候,发现两人已经凝聚战甲,浑身宝光闪烁。

在两人对面,赫然是白天见到的将级、刘鹏云。

他手持杆长枪,长枪黝黑,其上有淡淡的金鳞纹路,枪头上有寒光吞吐。

然后苏羽的目光才击中在这个将军脚下——一具尸体,脖颈被砍了一半,一脸恐惧和狰狞!

可让苏羽瞳孔收缩的是,这尸体自己熟悉:昨天晚上还一起吃肉的!

死人了,死的还是自己熟悉的人,与自己身份一样的人。一点寒气从苏羽心头冒出。

虽说自己也杀过人,但眼下可是将级啊,自己跑掉吗?

冲突,显然无法避免了!

此时双方对峙,然而刘家凝聚战甲的人不过四十来个;而苏羽这边,杨百川、陈庆余的人加起来,足有六十来人。

但是有了刘鹏云带头的刘家门客们,却气势如虹。

情况有点不妙。

陈庆余看着对面的‘将军’,手上青筋暴起,咬牙怒吼,却颇有一些色厉内荏:“刘鹏云!你这是要挑起两家的血战!”

刘鹏云冷笑:“这家伙竟然鬼鬼祟祟的到我们这里刺探,我不仅要杀了他,还要问罪。

陈队长,你们要做什么!!!”

陈庆余大怒,就要拔刀。杨百川却抓住陈庆余,“老陈,冷静。”

而后杨百川看着对方,忍着怒火,但语气却铿锵有力:“刘鹏云,周家和刘家过去这些年虽有些磕碰,却谨守底线。因为大家都很清楚,突破底线意味着什么。

现在,交出凶手,双方还有机会坐下来谈谈。不然,我们固然不好受,但你们就能全身而退吗?

而且这里的青铁矿已然不多,值得这样做吗!”

最后那句话,却不是对刘鹏云说的,而是后方刘家的诸多门客。

这话很有威力,大家顿时犹豫了。

苏羽跟在陈庆余身后,冷静的看着现场,心头的不安却越发的明显:对方既然敢杀人,必然早有准备、而且是充分的准备。

对方明显在找茬,怕不会被三言两语劝退。

果然,就听刘鹏云冷笑一声:“杨百川是吧,你是不是没弄清楚什么情况?把人带过来。”

不一会就有一个石家村的村民被带来。村民惨叫连连,一条右臂被斩断。此时已经包扎,然而伤口依旧鲜血淋漓。

苏羽静静的看着,心头更不安了。

就听刘鹏云指着这个村民,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的人过来刺探情况,还想杀人灭口。刚刚之所以不让他出来,是给你们解释的机会。可惜你们并没有珍惜机会。

既然如此,那我就主动讨一个说法了。”

话音未落,刘鹏云浑身战甲闪过幽光,背后披风无风而动,竟是对着陈庆余和杨百川就发动攻击。

只一瞬间,陈庆余就吐血倒飞;而杨百川直接被刘鹏云一枪穿透胸膛,挂在半空,腿脚蹬呀蹬。

杨百川身上的战甲几乎没起到多少防御,在将级面前,如同纸糊。

“跑!”陈庆余大吼一声,自己直接跳下了悬崖,干脆利落。

跳崖可能死,不跳崖一定死。

苏羽此时也是亡魂大冒,疯狂后退,直接冲向村边茂密的丛林。

虽然大家都说‘逢林莫入’,可现在苏羽却没有选择。

战略转移中……

身后惨叫连连。

最新小说: 人在海贼从神级选择系统开始 视频通万界,开局盘点十大武魂 骑砍:从奴隶到帝国皇帝 海贼世界的神枪手 从拯救金克丝开始的双城之战 木叶:鸣子,忍界之光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以不死人的身份异界穿越 龙族之我想建个养龙场 从忍界开始变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