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兵甲狂潮 > 第24章 背叛,下

第24章 背叛,下(1 / 1)

犹豫!

犹豫!

还是犹豫!

许久,苏羽深吸一口气,继续向前摸去。

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冒险一把!

这次是危险,也是机会。若表现优秀,就可以得到足够的重视,得到更多的修行资源。

最重要的是,苏羽真正的等级是:

兵级·中期,巅峰!

而强大的王级功法,又让苏羽的等级“+1”。

也就是说,苏羽的战斗力、防御力,就算达不到兵级·后期巅峰,也远远超过兵级·中期的。

片刻后,有脚步声传来,还有模糊不清的嘟囔:

“眉儿笑,眼儿俏,纤纤素手解衣带;臀儿……”

某人靠在树下,宽衣解带,然后开始了很不文雅的举动。

“还好还好,竟然在做这个。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。”

苏羽悄悄靠近。等到某人哆嗦的时候,陡然冲出,长刀连着刀鞘,狠狠的砸下。

某人还有警觉,最后时刻回头了,却已经迟了。

一声闷响,软软的倒下;但没落地,就被苏羽一把抄起。疾风加速的战技激发五分,身影悄然消失。

山风簌簌,掩盖了不大的脚步声。

将疾风加速这个战技激发一半,加上一点‘风之力亲和’和一点‘大风歌’的心法,竟然可以掩盖脚步声。

我悄悄地来,又悄悄地去,带走一个不文明的俘虏。

前进中,苏羽看了看蹦出来的系统:

【自由经验+27】

嗯,意外之喜!

…………

“黄建没回来?”苏羽进入山洞,就看到陈庆余在。

陈庆余看着苏羽和苏羽抗在身后无力挣扎的身影,微微摇头。

苏羽深吸一口气,很是果断:“换地方!”

陈庆余没问什么,立即和苏羽转移。半个小时后,陈庆余带着苏羽来到一个山涧的凹陷位置。

这里石壁崩塌,却刚好形成一个栖身之地。里面有些虫蛇,直接用冒烟的草木熏走。

接下来审讯的工作,苏羽就交给陈庆余了。

陈庆余看着眼下这个俘虏,看着对方恐惧的眼神,笑了。苏羽已经将这家伙的手肘、膝盖、下巴骨都脱臼了。剧烈的疼痛让这个可怜的家伙只能发出痛苦的咯咯声。

陈庆余却不着急审讯,而是拿出小刀,一点点挑开对方的衣服,眼神中有某种光芒闪烁。

苏羽见状,心头恶寒。

至于说这个可怜的俘虏,已经吓得翻白眼了。

好一会,陈庆余竟然用小刀将这家伙的衣服完全挑开,又用木棍拨弄了一下某个位置。

“刺啦……”一道黄尿飞出。随后是滚滚的臭屁。

陈庆余经验老丰富了,轻松躲开。一会才回到这家伙面前,咔嚓一声合上下巴骨。

“我说,我什么都说,给我个痛快。”这家伙倒是聪明。

陈庆余笑了——不过苏羽觉得,这笑容有点恐怖。“你们在找什么?”

“玄重铁!此前挖掘深层青铁矿的时候,发现了一点玄重铁。后来发现,越是靠近赵家庄,含量越是丰富。推测在赵家庄下方,会有可观的矿脉。”

“玄重铁!!!”陈庆余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。

用小刀的刀刃轻轻划过对方的脖颈、胸膛,一点点往下磨蹭:“还有呢?”

对方浑身颤抖,声音尖细:“没有了,没有了,我就知道这点。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门客……”

陈庆余看着对方,缓缓点头。忽然咔嚓几下恢复了对方的关节,看着对方惊疑不定的眼神,陈庆余笑了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对方愣了。

别说对方了,苏羽都愣了。“陈队长,这个……”

陈庆余笑了,笑的很有几分森冷,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脸颊:“无缘无故消失半夜。你猜,你回去会是怎样的结果?

最重要的是膝盖脱臼,无法自己恢复,要别人帮忙才行。

所以留他活着,他自己都会帮忙撒谎,为我们争取时间。”

是这样吗?苏羽皱眉,总觉得有些不对,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。

对方不说话,面色变幻不断。忽然吼道:“杀了我!”

陈庆余起身摇头,又对苏羽说道:“走吧。我们任务完成了。”

走了一会,陈庆余忽然停下脚步,深吸一口气,“苏羽,我们分开走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陈庆余面色严肃:“一个人忽然消失了,连尸体都没有,刘家不可能不警觉。黄建又消失的无影无踪,我心中有不好的感觉。

我们分开走,这样就算一个被抓了,另一个也能走掉。至于说谁能走出去,看运气吧。”

说话间,陈庆余面色似乎有些犹豫,想要说什么,但最后却一个字都没说,转身就走。

苏羽看了看对方,“陈队长,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?”

陈庆余脚步停下,叹了一口气:“苏羽,你还年轻,有些道理也许你还不懂。我只能说,有时候宁可自杀也不要投降。

做门客没那么轻松,我们都还有家人。如果你被俘虏了,对方要你投降,那你要想想你的家人。”

苏羽恍然大悟:“所以刚刚那个俘虏你没杀,是要给我一个榜样?”

陈庆余向深山走去,声音飘来:“是的。有时候死了才一了百了,活着反而会拖累家人。

如果他是聪明人,那他会自杀。如此,他的家人至少不会被牵连。

而自杀会留下痕迹。

如果他不聪明,就会撒谎。

但不管自杀还是撒谎,都会拖延时间。

能拖延一点是一点。”

看着陈庆余的身影消失在茂林中,苏羽面色变幻一下。随后调转方向,竟是直接往深山里去了。

陈庆余的话,让苏羽多了警惕。但随后苏羽就失笑——想多了,现在还是想想怎么逃走吧。

向外面直接跑路,大概率是不行了,只能向深山里走。而且深山里有妖兽,那都是一个个活动的经验仓库呢。我先去升级一下下。

至于说一般人所谓的妖兽不好找,对苏羽来说就太简单了——你们可能不知道,那些妖兽修行的时候,头顶都带天线的,一找一个准。

但走了一会,苏羽忽然停下,看着自己走过的地方——有明显的脚印和走过的痕迹!荒草、落叶、泥土上的痕迹虽然不清楚,但在有经验的猎人眼中,只怕一目了然。

一瞬间,陈庆余的话从苏羽脑海中浮现:

如果你被俘虏了……

你被俘虏了……

俘虏了……

苏羽面色开始变幻,心中有怒火沸腾:陈庆余,卧槽你佬酿!

老子冒死回去找你,救你,更抓来俘虏审讯,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?

做个人吧,有这么难吗?你稍微提醒一句不行吗?

可惜啊可惜,陈庆余你不知道,哥们儿与众不同。

你等着,有你好看的!

最新小说: 木叶:鸣子,忍界之光 人在海贼从神级选择系统开始 海贼世界的神枪手 视频通万界,开局盘点十大武魂 从拯救金克丝开始的双城之战 龙族之我想建个养龙场 骑砍:从奴隶到帝国皇帝 以不死人的身份异界穿越 从忍界开始变革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