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 告别(1 / 1)

长啸如惊雷,在天地间浩荡,穿越了房屋、院墙,越过了白家院落,传到了整个东冈县。不知多少人被惊动。

苏羽放下书,走出凉亭;詹铁松和黄云香也走了出来。

而后就看到房顶直接炸飞,一道暗金色的身影悬浮半空。

磅礴的威压传来,苏羽隐隐感觉到体内主动运转和修行的战气有些迟缓了。

眯起眼睛看去:那个霸气的身影,沉稳、厚重,整体是深沉厚重的暗金色,表面有微弱的、稍有明显的金色的纹路、图案。

身影从头到脚都被暗金色的战甲包裹,脸上有面甲,身上除了护肩、腹甲之外,还有肩吞、腹吞,头盔上有华丽的耳翅,手肘、膝盖上有‘粗短的锥刺’,脚后跟上还有‘小翅’。

在手腕、脚腕上还有‘环’,腰带上挂着‘玉佩’,头盔上有明珠。

浑身战甲上有金色的纹路勾勒出一只‘雄鹰’——也许是大鹏吧,只是距离稍微远了点,看不清楚,图案本身也有点抽象。

后背,除了一身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之外,还有足足三支靠旗,靠旗的造型类似旌旗、只是有点小,其上有精美的图案,但也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楚。

“这就是皇级吗?”詹铁松站在苏羽旁边,直愣愣的看着天空的身影,“好……好雄壮!”

苏羽没说话,而是认真观察。曾相识浑身的战甲都凝聚完毕,浑身还有很多‘配件’——如脚环、手镯、玉佩、明珠、靠旗等,但身上战甲的‘组件’却清晰分明。

苏羽又想起那个水蓝色的身影:浑然一体、宛如玉雕,最后背后还展开一对大翅膀飞走了。

差距还是有的,因为啊,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嘛。

霸气的暗金色身影悬浮半空,整个东冈县都被惊动了。就在这种情况下,曾相识疯狂一把,浩浩荡荡的声音飘荡开来:

“一生练剑一生误,一生江湖一生苦;同是江湖飘零客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我曾相识回来了,若有晋国的江湖朋友,烦请给魏家带句话:

感谢厚待,软骨散的味道不错,就是劲道有点不够;我已经从地狱里爬出来了,不日将冲击更高境界。日后必将再次拜访魏家,感谢为加大厚待。”

“曾曾曾……曾相识?!”苏羽身边,两个‘侍女’惊呼一声,跳了起来,“先生竟然是曾相识!”

随后两个女孩面色白了——不是因为她们姓白,而是这几天两人讨论了不少曾相识的事情、江湖传言。而既然是江湖传言了,自然是‘没有最精彩、只有更精彩’。

苏羽在旁边翻白眼,看着两个‘小姐姐’惊慌失措的面容,露出‘灿烂’的笑容:“两位小妹妹不用怕,曾前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。你们也只是说一些江湖传言而已,不是恶意中伤。”

紧张中的两位小姐姐再也不和苏羽争辩谁大谁小的问题了,瑟瑟发抖中:嚼了好几天的耳根却豁然发现,那人就在自己身边、还是一个皇级高手。无限恐怖啊有没有!

黄云香年龄最大,此时却忍不住瞥了一眼苏羽:这小子有点腹黑。

苏羽耸耸肩,想到的却是别的:显然,大家都知道‘蓝英松’另有身份。只是没想到会是曾相识。

现在好了,都傻眼了吧。

真好。不对,真有趣。

四周墙头出现不少身影。苏羽看去,暂时出现的都是将级的。大家默默的仰望天空那凭空悬浮的身影,不敢靠近。

好一会,曾相识身影开始下落;随着身影落下,身上的战甲也渐次消失。等曾相识来到小院前面、来到苏羽前面的时候,已经恢复了普通的衣着装扮。

苏羽静静地看去。曾相识云淡风轻,身上没有丝毫气势,好似普通人。但再仔细看,又仿佛远在天边,难以触及。他似乎就是那一道飘荡的风,无从琢磨。

苏羽深吸一口气,“恭喜前辈。”

曾相识笑了:“怎么,不叫我师父了?”

“我怕自己不够资格啊。”

曾相识转头看了下四周爬墙的众人,轻轻说道:“都退下吧,明天晚上帮我准备一个庆功宴。就庆祝我半只脚踏破皇级。”

四周弹出来的脑袋又都缩了回去。只有一个声音传来,恭贺曾相识突破。

等人都退下了,曾相识转头看着旁边的两个‘侍女’,俩丫头正抱在一起,瑟瑟发抖中。

曾相识露出温和的笑容:“白筱竹、白筱音。”

两个女孩瑟瑟缩缩的小步挪动,“前辈,对不起,我们……”

曾相识挥挥手,“我没怪你们,是我要隐藏身份的。真要怪也是苏羽他们三个。”

苏羽:……

曾相识对两个女孩说道:“这些年你们两个的表现我都看在眼中。若收你两为记名弟子,愿意吗?”

两个女孩想都不想,噗通跪下就是三个响头——脑袋磕在地砖上,咚咚响的那种。这才叫叩头。

曾相识叹了一口气,“起来吧。”

俩姐妹异口同声:“谢前辈。”

“嗯?”曾相识低哼。

俩姐妹顿时反应过来,“师父。”

曾相识这才点头,脸上露出微笑:“你们回去收拾一下吧。三五天内,我就要离开了。下次回来怎么也要一年以后。

还有,让族里准备一下,明天白天我会给大家集中讲解修行问题,也算是对白家的报答。”

俩姐妹立即蹦蹦跳跳的离开了。只是额头因为叩头太用力,有明显的红印,颇有点喜庆。

等两姐妹离开了,曾相识看向苏羽,但最后却越过苏羽,对詹铁松说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苏羽挠头,这是什么意思,交代后事吗?

大约十来分钟,詹铁松脸色怪异的回来了——有喜悦也有遗憾,更有说不出的纠结。

“前辈叫你。”

苏羽点点头离开了。

黄云香看向詹铁松,詹铁松叹了一口气,却忽然对黄云香说道:“我能叫你云香吗?我不想再叫姐姐,更不想叫嫂子。”

黄云香微微低头,看着地面,眼角迅速湿润,声音低沉沙哑:“我只是一个寡妇。”

“在我心中,你永远是那个在冰天雪地里,对我微笑的少女。”说着,詹铁松抱住黄云香颤抖的肩膀,“以后,我保护你。”

最新小说: 人在海贼从神级选择系统开始 视频通万界,开局盘点十大武魂 骑砍:从奴隶到帝国皇帝 海贼世界的神枪手 从拯救金克丝开始的双城之战 木叶:鸣子,忍界之光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以不死人的身份异界穿越 龙族之我想建个养龙场 从忍界开始变革